当前位置:首页 > 黄帝内经 >

黄帝内经中认为宗气,营气,卫气的循行分布和主要的生理功能

发布时间:2013-07-10 11:02:00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中认为宗气,营气,卫气的循行分布和主要的生理功能

【原文】

黄帝问于伯高曰:夫邪气之客人也,或令人目不瞑,不卧出者,何气使然?伯高曰:五谷入于胃也,其糟粕、津液、宗气,分为三隧(1)。

故宗气积于胸中(2),出于喉咙,以贯心脉,而行呼吸焉。营气者,泌其津液,注之于脉,化以为血,以荣四末(3),内注五脏六腑,以应刻数(4)焉。

卫气者,出其悍气之疾(5),而先行于四末分肉(6)皮肤之间而不休者也。

昼日行于阳,夜行于阴,常从足少阴之分间(7),行五脏六腑。今厥气客于五脏六腑,则卫气独卫其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阴。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陷,不得入于阴,阴虚故目不瞑。

黄帝曰:善。治之奈何?伯高曰:补其不足,泻其有余,调其虚实,以通其道而去其邪,饮以半夏汤一剂,阴阳已通,其卧立至。黄帝曰:善。此所谓决渎壅塞,经络大通,阴阳和得者也。愿闻其方。伯高曰:其汤方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扬之万遍,取其清五升煮之,炊所苇薪,火沸,置秫米一升,半夏五合,徐炊,令竭为一升半,去其滓,饮汁一小杯,日三稍益,以知为度。故其病新发者,覆杯则卧,汗出则已矣。久者,三饮而已也。

【注释】

(1)三隧:张介宾注:“隧,道也。糟粕之道出于下焦,津液之道出于中焦,宗气之道出于上焦,故分为三隧。”此指三种通道。

(2)胸中:这里指上气海。

(3)四末:统指四肢。

(4)以应刻数:古代铜壶滴漏计时,一昼夜为一百刻。营气巡行于周身,一昼夜为五十周次,每周用时二刻,恰与百刻之数相应。

(5)悍气之慓(piào)疾:悍,刚猛的意思,指卫气卫外的功能。

慓,疾也。慓疾,形容卫气运行急速。

(6)分肉:即肌肉。

(7)足少阴之分间:指足少阴肾经和足太阳膀胱经的交接处。卫气昼行于人体肌表,从足太阳膀胱经开始;夜行于体内脏腑,从足少阴肾经开始。

【白话详解】

黄帝问伯高说:邪气侵入人体,或使人不能合目而眠,一直出汗,这是什么原因?伯高说:饮食物入胃后,经过消化吸收,其中糟粕出于下焦,津液出于中焦,宗气出于上焦,分别为三条道路。宗气积于胸中,出入于喉咙,贯通于心肺,主司呼吸。营气的功能,吸收水谷之津液,渗注入于脉中,变化为血液,外则以营养四肢,内而灌注于五脏六腑,它在全身循环流行与昼夜百刻之数相应。卫气是一种比较滑利的水谷之气,它乘着慓疾滑利的特性,故先运行于四肢分肉皮肤之间,而不休止的循行着,白天行于阳经,每至夜间则从足少阴肾经开始依次行于五脏六腑。如有邪气侵入五脏六腑,则卫气单独捍卫着体表,使阳气盛,阳气盛就会使阳跷脉的脉气充满,不得入于阴分,阴气虚,所以不能合目而眠。

黄帝说:讲得好,治疗这不眠证应怎样呢?伯高说:补其阴的不足,泻其阳的有余,调和它的虚实之偏,就可以使卫气行阴之道通畅,而排除干扰的邪气,同时再饮以半夏汤1剂。像这样,阴阳之气通畅后,就能躺下立即入睡了。黄帝说:你讲得好,这种治法,就是所说的决开水道的壅塞,使经络非常通畅,阴阳之气得到调和的方法吧,希望听一下半夏汤的情况。伯高说:半夏汤方用长流水8升,扬搅万遍,取它沉淀后的清水5升煮药,烧以苇薪,等到大沸,再放入秫米1升,半夏5合,慢火久煮,使药汁浓缩为1升半,然后去掉药渣,每次饮服1小杯,每天服3次,或稍为增加,以见效为度。如果病是初起,服药后去睡眠,出了汗就会好的。如病程较长的,服3剂后也会好的。

【按语】

本节论述了宗气、营气、卫气的循行分布和主要的生理功能。宗气积于胸中,具有走息道、司呼吸、行气血的功能。凡言语、声音、呼吸的强弱、嗅觉的灵敏度,均与宗气有关。还有协助心气推动心脉的搏动、调节心律的作用,宗气的这一作用影响着人体心搏的强弱、节律和血液的运行,并影响着肢体的寒温和活动能力。临床上,若宗气不足,可出现气短,喘促,呼吸急促,气息低微,肢体活动不便,心脏搏动无力或节律失常等症。营气行于脉中,是血液的组成部分,能内注五脏六腑,外濡四肢百骸。营气出于中焦,经肺进入经脉,成为血液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随脉运行全身,为各脏腑组织器官的生理活动提供营养物质。

因此,临床上营气不足,可导致营血亏虚,出现头晕,目眩,唇甲色淡无华,妇女月经量少或经闭,舌淡,脉细涩等症状。卫气行于脉外,是人体阳气的一部分,有温热肌肉,调节汗孔启闭的作用。卫气出于中焦,在肺的宣化作用下,运行于经脉之外,布散于全身,外而肌腠皮毛,内而胸腹脏腑。主要有护卫肌表,防御外邪入侵,驱邪外出;温养脏腑、肌肉、皮毛,保持体温;调节肌腠的开合、汗液的排泄等作用。因此,当卫气不足时,人体防御功能低下,出现汗出、怕风,易患外感等症状。

睡眠是重要的生理现象,与营卫之气的正常运行密切相关。卫气昼行于阳则寤,夜行于阴而寐。若卫气受到邪气的侵扰,则运行失序,当入阴不能则停留于阳分,令阳跷脉盛满,目张而不瞑,故不能入眠。这种用卫气运行规律和阴阳盛衰来解释睡眠机制的理论,为不寐与多寐证的治疗提供了理论依据。

文中还提及用半夏秫米汤治疗失眠的方法,这在《内经》十三方中是较有代表意义的方剂之一,验之临床适用于肠胃湿痰壅滞,营卫失调的失眠证治疗,效果较好。后世医家在此基础上,也多有发挥;如《外台秘要》用千里水煎半夏、秫米、茯苓,以治伤寒虚烦不得眠,《集验方》用半夏、竹茹、枳实、陈皮等,治惊悸不眠等,均是对经文旨意临床运用的演绎,至今仍有实践指导意义。

【应用举例】

余尝治一人患不睡,心肾兼补之药,遍尝不效。诊其脉,知为阴阳违和,二气不交。以半夏三钱、夏枯草三钱,浓煎服之,即得安睡,仍投补心等药而愈。盖半夏得阴而生,夏枯草得至阳而长,是阴阳配合之妙也。(《冷庐医话》)沈某,女,56岁,初诊日期:1965年7月18日。失眠经久不瘥,已逾五载。轰热上升,两目干涩,心悸不宁,脉虚弦。当以半夏、秫米、黄连阿胶合温胆汤三方出入之。仙半夏6g(杵),北秫米12g(包),大生地12g,杭白芍6g,珍珠母30g(先煎),灵磁石24g(先煎),小川连1.5g,藕粉炒阿胶9g,朱茯苓12g,炒竹茹6g,小枳实3g,橘皮4.5g,柏子仁12g。

……嗣后,仍以上述方意,再适当配苍龙齿、朱灯芯、柏子仁、合欢皮、血琥珀等,以加强养心安神作用,调治一月而收功。1975年3月随访,睡眠良好,十年来未复发。(《内科临证录陈道隆医案》)

上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内伤五脏的常见病因与治疗原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