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黄帝内经 >

黄帝内经中认为阳气对人体的重要性

发布时间:2013-04-09 11:02:50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中认为阳气对人体的重要性

【原文】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

因于寒,欲如运枢,起居如惊,神气乃浮。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体若燔炭(1),汗出而散。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软短,小筋弛长,软短为拘,弛长为痿。因于气(2),为肿,四维相代(3),阳气乃竭。

【注释】

(1)体若燔(fān)炭:燔,焚烧的意思。形容身体热得像燃烧的炭火一样。

(2)气:指风气。高士宗注:“气,犹风也。”(3)四维相代:维,维系。代,更代。意即寒、暑、湿、风四种邪气更替伤人。

【白话详解】

人身的阳气像天上的太阳一样重要,假如太阳不能正常运行,万物就不能生存。人体阳气失其运行,就会减损寿命或夭折。天体的正常运行,是因太阳的光明普照而显现出来,所以人的阳气也应起到保护身体、抵御外邪的作用。

人若受到寒邪侵袭,阳气就会立即奋起抗争,保护机体。若起居猝急,扰动阳气,则易使神气外越。如受到暑邪侵袭,则汗多烦躁,甚则喘促,或神昏、谵语,身体发高热,像炭火烧灼一样,汗出,高热才能退去。如受到湿邪侵袭,则可见头部像有物蒙裹一样沉重。若湿热相兼而不得排除,则伤害大小诸筋,出现短缩或弛纵,短缩会造成拘挛,弛纵会造成痿弱。若受到风邪侵袭,则可致浮肿。以上四种邪气维系缠绵不离,相互更代伤人,就会使阳气倾竭。

【按语】

本节说明了阳气的重要性,将人之阳气类比天之太阳,具有抗御外邪、护卫生命、促进机体生命活动的作用。五脏气机的运行,津液的气化,均赖阳气的温煦和推动。可见,阳气在人体的生命活动中起着主导的作用。这种重视阳气的观点影响后世医家,成为温补学派的理论渊源。

文中还提及了湿邪犯人的表现,指出湿邪致病的特点为湿性重浊,故头重。湿为阴邪,易伤阳气,阳虚不能温养筋脉,或为挛急,或为筋痿。临床上筋脉的拘痿病变并无大小之别,大筋亦可弛长,小筋也能软短,故本句的理解要注意“互文”的特殊文法,即大筋、小筋或者收缩变短,或者松弛变长。

【原文】

阳气者,烦劳则张(1),精绝,辟积(2)于夏,使人煎厥(3)。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溃溃乎若坏都,汩汩(4)乎不可止。

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5),有伤于筋,纵,其若不容(6),汗出偏沮(7),使人偏枯(8)。汗出见湿,乃生痤痱。膏粱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劳汗当风,寒薄为查,郁乃痤。

【注释】

(1)烦劳则张:烦劳,即过度劳作。意为阳气因过劳而亢盛于外。

(2)辟积:反复发作的意思。

(3)煎厥:是烦劳伤阴,阴精竭绝而致气逆昏厥的一种病证。

(4)汩汩:水势急流的样子。

(5)薄厥:薄,迫也。薄厥,是因大怒而迫使气血上逆所致的昏厥证。

(6)不容:容,通用。不容,即肢体不能随意运动。

(7)偏沮:沮,阻止。汗出偏沮,指汗出偏于身体半侧。

(8)偏枯:即半身不遂。

【白话详解】

在人体烦劳过度时,阳气就会亢盛,使阴精逐渐耗竭。如此多次重复,阳愈盛而阴愈亏,到夏季暑热之时,便易使人发生昏厥。发作的时候眼睛昏蒙看不见东西,耳朵闭塞听不到声音,病情紧急就像堤坝崩毁、大水急流奔泻一样不可收拾。

人的阳气,在大怒时就会上逆,血随气升而郁积于头部,形气阻绝不通,使人发生薄厥。若伤及诸筋,使筋弛纵不收,而不能随意运动。经常半身出汗,可以演变为半身不遂。出汗的时候,遇到湿邪阻遏就容易发生小的疖疮和痱子。经常吃肥肉精米厚味,则易生疔疮。阳气失常,经脉空虚,就很容易发生各种病变。若在劳动汗出时遇到风寒之邪,迫聚于皮腠形成粉刺,郁积化热而成疮疖。

【按语】

本节强调了阳气受损,功能失常而发生多种疾病表现及机制,从病理的角度进一步说明了阳气对人体的重要性。文中首先提出了厥证的两种证型,即煎厥和薄厥。煎厥是由于过度烦劳,阳气亢盛,煎灼阴液而阴亏,加之夏季复感暑热,阴愈虚而阳愈亢,气逆而昏厥,常伴有耳鸣耳聋、视力障碍等,类似于现代之中暑。薄厥多由于大怒而阳气上逆,血随气涌,气血逆乱而致突然昏厥。由于薄厥者气血上逆郁积于上,筋脉失于阳气的温煦和血液的濡养,以致筋脉弛纵,四肢不能随意运动,甚则出现半身不遂之症,类似于现代之中风。两者的鉴别在于:薄厥多发病于恼怒后气血逆乱,病情危重急迫,且损伤经脉易发生偏瘫;煎厥系烦劳后生内热,发病在盛夏,虽然昏厥,因不动血和损伤经脉,故复苏后不留下偏瘫等后遗症。之后,文章又提及了偏枯和痤证,偏枯是由偏身汗出不畅以致半身不遂、口眼斜、肌肉不用且痛、言不变、智不乱,病在分腠之间。痤相当现代医学痱子、夏季皮炎,为外界气温增高,汗液排泄不良所致的炎症性皮肤病。其病机是暑热熏蒸,内蕴湿热,肌肤汗出不畅。

【原文】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1)。开阖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2)。陷脉为瘘(3),留连肉腠,俞气化薄,传为善畏,及为惊骇。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魄汗未尽,形弱而气烁,穴俞以闭,发为风疟。

故风者,百病之始也,清静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害,此因时之序也。故病久则传化,上下不并(4),良医弗为。故阳蓄积病死,而阳气当隔,隔者当写,不亟正治,粗乃败之。

故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5)乃闭。是故暮而收拒,无扰筋骨,无见雾露。反此三时,形乃困薄。

【注释】

(1)精则养神,柔则养筋:精指精神爽慧。此句做“养神则精,养筋则柔”理解。

(2)大偻:偻,曲背。大偻,指腰背和下肢弯曲而不能直起。

(3)陷脉为瘘:即寒气陷入脉中,久而形成漏下脓水之瘘管。

(4)上下不并:是指人体上部和下部之气不相交通,即后文之“阳气相隔”。

(5)气门:即汗孔。

【白话详解】

人的阳气,既能养神而使精神慧爽,又能养筋而使诸筋柔韧。汗孔的开闭调节失常,寒气就会随之侵入,损伤阳气,以致筋失所养,造成身体俯屈不伸。寒气深陷脉中,留连肌肉之间,气血不通而郁积,久而成为疮瘘。从腧穴侵入的寒气内传而迫及五脏,损伤神志,就会出现恐惧和惊骇的征象。由于寒气的稽留,营气不能顺利地运行,阻逆于肌肉之间,就会发生痈肿。汗出未止的时候,形体与阳气都受到一定的削弱,若风寒内侵,俞穴闭阻,就会发生风疟。

风能够引起各种疾病,但只要人能遵守保持精神的安定和劳逸适度等养生的原则,那么,肌肉腠理就会密闭而有抗拒外邪的能力,纵然有大风苛毒的侵染,也不能伤害,这正是循着时序的变化规律保养正气的结果。所以病久不愈,邪留体内,则会内传并进一步演变,变生别的证候,到了上下之气不通、阴阳阻隔的时候,即使是良医,也无能为力了。所以阳气蓄积,郁阻不通时,也会致死。应采用通泻的方法治疗,如不迅速正确施治,而被粗疏的医生所误,就会导致死亡。

人身的阳气,白天运行于外部,也有其盛衰的规律,清晨的时候,阳气开始活跃,并趋向于外;中午时,阳气达到最旺盛的阶段;太阳偏西时,体表的阳气逐渐虚少,汗孔也开始闭合,到了晚上,阳气收敛拒守于内,就应当休息,日中劳动时不要过度扰动筋骨,而清晨也不要接近雾露。如果违反了一天之内这3个时间的阳气活动规律,身体被邪气侵扰就会生病而憔悴损坏。

【按语】

本节说明了阳气的生理作用和一日中的消长变化规律。人的一身,无非内而五脏六腑,外而筋骨皮毛,阳气对内,可生化精微,使五脏藏精不泻,五志得养,故曰养神;对外则温煦柔润筋骨,使筋得养,故曰养筋。言神与筋,是举例说明,实则阳气在人体无处不到。病理上,阳气若失去上述功能,阴寒则将乘虚而入,先由筋骨皮毛入,而“乃生大偻”,继则“留连肉腠”,进而“俞气化薄”由背俞而内迫脏腑,使人出现善畏、惊骇等内脏见证。

在病理情况下,病情也会随阳气变化而改变。与本篇所论相似,《灵枢顺气一日分四时》又有所谓“旦慧、昼安、夕加、夜甚”的论述,意即疾病发生后,病人多数在早晨感觉病情减轻,神气爽快。白昼较安静,病情继续减轻稳定,部分症状可暂时消除而恢复正常;傍晚病势渐渐加重,白昼消除或减轻的症状又复出现或加重;夜间病势最甚,不仅已有的病症加剧,某些危重的症状也可能在此时突然发作,有时还可导致死亡。这种疾病的变化规律与人体阳气的昼夜消长节律有关的理论,对指导养生防病有重要意义。

上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阴阳是生命的根本

下一篇:黄帝内经中阴精与阳气的关系,饮食五味与五脏阴精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