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黄帝内经 >

黄帝内经中认为医者在诊治过程中的四种过失

发布时间:2013-06-17 11:00:27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中认为医者在诊治过程中的四种过失

【原文】

诊不知阴阳逆从之理,此治之一失矣。受师不卒(1),妄作杂术,谬言为道,更名自功(2),妄用砭石,后遗身咎(3),此治之二失也。不适贫富贵贱之居,坐之薄厚(4),形之寒温,不适饮食之宜,不别人之勇怯,不知比类,足以自乱,不足以自明,此治之三失也。诊病不问其始,忧患饮食之失节,起居之过度,或伤于毒,不先言此,卒持寸口,何病能中?妄言作名,为粗所穷,此治之四失也。

【注释】

(1)受师不卒:指跟随老师学习没有完成学业。

(2)更名自功:指巧立名目以夸耀自己。

(3)后遗身咎:给自身遗留下过错。

(4)坐之薄厚:指居处环境的优劣。

【白话详解】

诊病时不知道阴阳逆从的道理,这是治病失败的第一个原因。随师学习没有毕业,学术未精,乱用杂术,以错误为真理,变易其说,而自以为功,乱施砭石,给自己遗留下过错,这是治病失败的第二个原因。

治病不能适宜于病人的贫富贵贱生活特点,居处环境的好坏,形体的寒温,不能适合饮食之所宜,不区别个性的勇怯,不知道用比类异同的方法进行分析,这种作法,只能扰乱自己的思想,不足以自明,这是治病失败的第三个原因。诊病时不问病人开始发病的情况,及是否曾有过忧患等精神上的刺激,饮食是否失于节制,生活起居是否超越正常规律,或者是否曾伤于毒,如果诊病时不首先问清楚这些情况,便仓促去诊视寸口,怎能诊中病情,只能是乱言病名,使病为这种粗略治疗的作风所困,这是治病失败的第四个原因。

【按语】

本段主要论述了医者在诊治过程中的四种过失,一是在诊治中不能弄清疾病的阴阳属性和病势之逆顺。二是不能认真学习与全面继承先师的学术,盲目施行不正确的医术,从而造成治疗失误。三是不能根据实际情况,辨清病人的生活、社会、精神、形体等状况,比类权衡,以作出正确的诊断。四是不善于运用问诊以了解病人各方面情况,而胡乱诊断。由于这四种过失,往往造成治疗失败,贻误病人。

对文中提出的“受师不卒,妄作杂术,谬言为道,更名自功,妄用砭石”现象尤其要引起警惕,发生这样情况的原因有两种:一种是某些技术低劣粗枝大叶的医生,诊断不清,辨证不明,治疗技术粗疏,造成治疗的失败,但这些人不是很好地总结自己学业不精的教训,而是将失败归咎于老师传授不够,有些人甚至由此而怀疑学术的科学性。另一种情况是,某些不学无术的江湖骗子,妄作杂术,四处招摇撞骗,故意夸大其词,骗取患者的信任,从而造成治疗失败。所以,临床治疗中的四种过失都是我们在实践过程中应充分加以避免,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也是《内经》所提倡的为医之道。

【应用举例】

当世之名于医者,有三种大病:一种藉世医之名,绝志圣学,株守家传,矜言削伐,不顾本元,斯皆未闻大道之故;一种弃儒业医,徒务博览,不卒师传,专于温补,极诋苦寒,斯皆不达权变之故;一种气之交通,高车炫术,曲为趋时,日杀无辜,以充食客之肠,竭厥心力,以博妻孥之笑,斯皆地狱种子,沉沦业识之故。此三种病,非药可除。

(《诊宗三昧宗旨》)古之神圣未尝不以望闻问切四者互相参考,审察病情,然必先望其气色,次则闻其音声,次则问其病源,次则诊其脉状,此先后之次第也。近世医者既自附于知脉,而病家亦欲试其本领,遂绝口不言,惟伸手就诊,而医者即强为揣摩,若揣摩偶合,则信为神手,而揣摩不合,则薄为愚昧。噫嘻!此《内经》所谓妄言作名,为粗所穷。如是而欲拯危起殆,何异欲其入室而反闭门耶!(《诊家正眼必先问明然后诊脉》)

【原文】

是以世人之语者,驰千里之外,不明尺寸之论,诊无人事(1),治数之道,从容之葆(2),坐(3)持寸口,诊不中五脉,百病所起,始以自怨,遗师其咎(4)。是故治不能循理,弃术于市(5),妄治时愈,愚心自得。呜呼!窈窈冥冥(6),孰知其道!道之大者,拟于天地,配于四海,汝不知道之谕,受以明为晦。

【注释】

(1)人事:指病人生活条件,居住环境等情况。

(2)葆:同“宝”,宝贵的意思。

(3)坐:徒然的意思。

(4)遗师其咎:归罪于老师传授不好。

(5)弃术于市:言其医术被市集众人所弃。

(6)窈窈冥冥:指医术的玄远、幽深。

【白话详解】

所以社会上的一些医生,虽学道于千里之外,但却不明白尺寸的道理,诊治疾病,不知参考人事,更不知诊病之道应以能做到比类从容为最宝贵的道理,只知诊察寸口。这种作法,既诊不中五脏之脉,更不知疾病的起因,开始埋怨自己的学术不精,继而归罪于老师传授不明。所以治病如果不能遵循医理,必为大众所不信任,而偶然治愈疾病,却不知是侥幸成功,反自鸣得意。啊!医道之精微深奥,有谁能彻底了解其中的道理?医道之大,可以比拟于天地,匹配于四海,你若不能通晓医道的奥妙,则所接受的知识,也反会暗晦不明。

【按语】

本段主要告诫医者应该踏踏实实,刻苦钻研,不要骄傲自大,自鸣得意。作为医生一定要做到精神专一,对技术精益求精,并善于条理比类,内外结合,综合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判断,并施以切合病情的治疗,从而收到良好的临床疗效。

【应用举例】

世之习医者,不过诵一家之成说,守一定之方,以幸病之偶中,不复深为探索,上求圣贤之意,以明夫阴阳造化之会归,又不能博极群书,采择众议,以资论治之权变。甚者至于尽弃古方,附会臆见,辗转以相迷,而其为患不少矣!是岂圣贤慈惠生民之盛意哉?(《医门法律先哲格言》)凡为医之道,必先正己,然后正物。正己者,谓能明理以尽术也;正物者,谓能用药以对病也。如此,然后事必济而功必着矣。若不能正己,则岂能正物?不能正物,则岂能愈疾?今冠于篇首,以劝学人。凡为医者,性存温雅,志必谦恭,动须礼节,举止和柔,无自妄尊,不可矫饰,广收方论,博通义理,明运气,晓阴阳,善诊切,精察视,辨真伪,分寒热,审标本,识轻重,疾小不可言大,事易不可云难,贫富用心皆一,贵贱使药无别。苟能如此,于道几希,反是者,为生灵之巨寇。(《小儿卫生总微论方医工论》)本神篇第八

上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治病不能十全的原因

下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精神与物质间的相互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