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黄帝内经 >

黄帝内经中认为七情太过伤害五脏的病机变化与临床表现

发布时间:2013-06-18 11:00:18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中认为七情太过伤害五脏的病机变化与临床表现

【原文】

是故怵惕(1)思虑者则伤神,神伤则恐惧,流淫(2)而不止。因悲哀动中者,竭绝而失生。喜乐者,神惮散(3)而不藏。愁忧者,气闭塞而不行。

盛怒者,迷惑而不治。恐惧者,神荡惮(4)而不收。

心怵惕思虑则伤神,神伤则恐惧自失,破(5)脱肉,毛悴色夭,死于冬。脾愁忧而不解则伤意,意伤则乱(6),四肢不举,毛悴色夭,死于春。肝悲哀动中则伤魂,魂伤则狂忘不精,不精则不正,当人阴缩而挛筋,两胁骨不举,毛悴色夭,死于秋。肺喜乐无极则伤魄,魄伤则狂,狂者意不存人,皮革焦,毛悴色夭,死于夏。肾盛怒而不止则伤志,志伤则喜忘其前言,腰脊不可以俯仰屈伸,毛悴色夭,死于季夏。

恐惧而不解则伤精,精伤则骨酸痿厥,精时自下。是故五脏主藏精者也,不可伤,伤则失守而阴虚,阴虚则无气,无气则死矣。是故用针者,察观病人之态,以知精神魂魄之存亡得失之意,五者以伤,针不可以治之也。

【注解】

(1)怵惕(chùtì):恐惧,惊慌不安的意思。

(2)流淫:即流泄,指滑精带下之类。

(3)惮散:即神气涣散的意思。

(4)荡惮:散乱的样子。

(5)破(jùn)脱肉:指肌肉消瘦下陷。,隆起的大块肌肉。

(6)悗(mán)乱:悗,烦闷。即胸膈郁闷烦乱。

【白话详解】

恐惧思虑的情绪太过,神气就会受到损伤,神气受到损伤,就会惊慌不安,滑精带下不止;因悲哀过度而内伤精气,就会导致生命衰竭而死亡;喜乐过度的话,神气就会四散而不能藏守于内;愁忧过度,气机就会闭塞而不能正常运行;过度发怒,就会使神志迷乱惶惑;恐惧过度,神气就会散失而难以收聚。

心因恐惧思虑就会使其所藏的神受到伤害,神受到伤害就会因恐惧而不能自主,并且会使肌肉消瘦下陷,毛发衰败,面色灰暗,日久会在冬季死亡。脾因忧愁不解就会使其中所藏的意受到伤害,意受到伤害就会烦乱,并且会使四肢无力举动,毛发衰败,面色灰暗,日久会在春季死亡。肝因悲哀过度就会使在其中所藏的血中寄居着的魂受到伤害,魂受到伤害就会狂乱而处事有失精明,言行失常。日久会使阴器萎缩,筋脉拘挛,两肋骨下垂,毛发衰败,面色灰暗,从而会在秋季死亡。肺因喜极无度就会使在其中所藏的气中寄居着的魄受到伤害,魄受到伤害就会导致癫狂,癫狂的人对外界的刺激无动于衷,旁若无人,并且皮肤干枯,毛发衰败,面色灰暗,日久会在夏季死亡。肾因过度发怒而不止就会使所藏的精中寄居着的志受到伤害,志受到伤害就会容易对从前说过的话失去记忆,并且使腰脊难以自如地俯仰屈伸,毛发衰败,面色灰暗,日久会在夏末之月死亡。恐惧的情绪摆脱不掉,就会使精受到伤害,精气被伤就会骨节酸软,肌肉枯萎,四肢厥逆,常常发生遗精滑精现象。因此,五脏是主藏守精气的器官,是不能伤害的,如果受到伤害就会丧失藏守的功能而导致真阴亏虚,真阴亏虚就会失去正气的化源,就会导致死亡。因此,用针治病的人,必须仔细观察病人的具体病态,并以此来掌握其精、神、魂、魄的存亡得失情况,如果五脏精气已经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就不能用针刺治疗了。

【按语】

本节分别论述了七情太过伤害五脏的病机变化与临床表现,给篇首提出的“何因而然乎?天之罪与?人之过乎?”作出了具体的回答。指出了情志活动过极,会影响人体的正常生理活动,特别是导致气机闭塞而发病的机理。另一方面,脏腑气血功能紊乱,又可引起种种精神情志的异常。这种脏腑与精神情志之间的关系,为祖国医学把精神作为重要致病因素之一和重视精神治疗提供了理论根据。

文中论述的情志致病的内容,具有宝贵的学术价值。情志活动不仅可以反映五脏的生理活动和病理变化,反过来,情志过激亦可伤及五脏精气,引起五脏病变,甚至造成正气衰竭的不良后果。如怵惕思虑伤及心神,表现为恐惧不能自控,滑精消瘦;忧思过度伤脾之意,则令胸膈痞闷,心烦不安,四肢无力;悲哀太过伤肝之魂,则狂妄不清,行越常规,筋脉拘挛;喜乐过度伤肺之魄,则言行失常,旁若无人,皮肤干焦失养;大怒不止伤肾之志,则迷乱不能自治,腰脊酸软无力等,均提示形神关系在临床治疗上有其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

【应用举例】

思虑伤神案:刘某,男,30岁。自诉婚后两年多,夫妻关系甚密,但因工作需要外出一年多未归思虑过多。不久即发生失眠、烦躁、遗精、盗汗。开始二三晚遗精一次,近3个月来每夜皆遗。此后出现头晕、目眩、心悸不安,精神不振,疲倦无力,五心烦热,舌质红,脉细数等症状。此因思虑过度,君火内动,相火下炽所致。治法:补心安神,滋阴益水。生地、山茱萸、山药、泽泻、茯神、炒枣仁、远志、五味子、龙齿、黄连、牛膝、车前子。3剂后症减轻,仍有午后潮热,上方加丹皮、炙龟板。7剂后诸症解除。为巩固疗效,早服柏子养心丸,晚服六味地黄丸,连服1个月,再未复发。

喜乐神惮散案:某女,19岁,平时喜读爱情小说,并酷嗜采茶戏。

病自笑多言,整日外走,甚至两三日不吃饭。其身体丰满,无甚病容,暗笑,脉浮紧……。遂拟方,治之以清心养气。金钗石斛、莲子心、酸枣仁、远志、茯神、当归、郁金、竹茹各二钱,九节菖蒲钱半,姜、枣各二钱,服3剂,仍然自笑,但外出时间减少,能按时归家吃饭……服药数剂,无什么反应。数月后结婚,一切正常,已生子女四人矣。(《医学经验录》)

上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精神与物质间的相互关系

下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情志所伤之五脏虚实病证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