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黄帝内经 >

黄帝内经中认为不同类型癫病发作时的临床表现以及虚实辨证与治疗

发布时间:2013-06-23 11:00:09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中认为不同类型癫病发作时的临床表现以及虚实辨证与治疗

【原文】

骨癫疾者,咸页(1)齿诸腧分肉皆满而骨居,汗出烦;呕多沃沫(2),气下泄,不治。筋癫疾者,身倦挛急大,刺项大经之大杼脉(3)。呕多沃沫,气下泄,不治。脉癫疾者,暴仆(4),四肢之脉皆胀而纵,脉满,尽刺之出血;不满,灸之挟项太阳,灸带脉于腰相去三寸,诸分肉本输;呕多沃沫,气下泄,不治。癫疾者,疾发如狂者,死不治。

【注释】

(1)咸页(kǎn):腮部。

(2)沃沫:呕吐出来的涎沫很多。

(3)大杼脉:膀胱经之大杼穴。

(4)暴仆:突然昏倒。

【白话详解】

病深入骨的骨癫病患者,在腮、齿、各俞穴的分肉之间都因邪气壅闭而胀满,形体羸瘦到仅留存着骨骼,且常有汗出,心中烦乱。若有呕吐涎沫及肾气下陷的表现,就是不治之症。病深入筋的筋癫病患者,身体倦怠,痉挛拘急,脉胀大,可针刺足太阳经在项后的大杼穴。若出现呕吐涎沫,气泄于下等现象,就是不治之症。病深入于脉的脉癫病患者,发病时会突然仆倒,四肢的脉胀满而弛纵。如果脉胀满,就要针刺放血。脉不胀满的,可艾灸挟项两旁的足太阳经的穴位,再灸足少阳胆经的带脉穴,此穴在距腰间3寸的部位。各经分肉之间和四肢的俞穴,皆可酌情取用。若呕吐涎沫,二便失禁者,就是不治之症。如果癫病突然发作如狂者,就是不治的死证。

【按语】

本节讨论了不同类型癫病发作时的临床表现以及虚实辨证与治疗。

病深在骨而骨僵直者,称骨癫疾。齿为骨之余,分肉连属于骨,邪气壅闭,故咸页齿分肉皆胀满。病涉少阴,故汗出于外,烦闷于内。阳明之气上逆而呕涎沫,脾肾之气下脱而气下泄,是为难治之证。病在筋而身倦拘挛者,称筋癫疾。邪气太盛,故脉急而大。当刺足太阳经之大杼穴,以泻其邪。若呕吐涎沫,气下泄者,是正气衰竭,亦属难治之证。病在血脉,四肢经脉胀满而纵者,称脉癫疾。神失所养,筋失其濡,故突然昏仆,当尽刺其血脉胀满处以泻邪气,若昏仆而血脉不胀满者,为正气大虚,可灸足太阳经之天柱、大杼等穴,再灸带脉穴,以温其经。同样,若见呕吐涎沫,气下泄之症状,为难治之证。癫疾发作时犹如狂病,是邪气深结于血分,扰乱心神所致,尤为难治之证。这些症状表现与辨证方法是很有科学价值的临床研究方法,根据这一辨证分类选取相应穴位治疗,实者刺而泻之,虚者灸而补之,对于后世临床运用也有较大的指导意义。如《伤寒论》治疗蓄血证“其人如狂”,即以桃核承气汤、抵当汤加减,多有效验。而依据所论采用的涤痰开窍、重镇熄风、活血祛风等方法,更是后世临床对《内经》理论的应用发挥。

【应用举例】

盖癫疾始发,志意不乐,甚则精神呆痴,言语不伦,而睡如平时,以邪并于阴也。狂疾始发多怒不卧,甚则凶狂欲杀,目直骂詈,不识亲疏,而夜多不卧,以邪并于阳也。然俱不似痫疾发则吐涎神昏卒倒无知,口噤牙紧,抽搐时之多少不等,而省后起居饮食皆若平人为别也。

……癫狂痫疾初起多痰者,先以三圣散吐之。风盛有痰者,用青州白丸子,热盛有痰者,用礞石滚痰丸。痰而形气实者用遂心散,甘遂、朱砂、猪心也。痰而兼气郁者用矾郁丸,白矾、郁金也。痰而兼惊者用控涎丹。无痰神轻因而惊悸者用镇心丹、抱胆丸,皆成方也。(《医宗金鉴杂病心法要诀》)

上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癫病发作时的先兆症状和治疗措施

下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狂病的病因病机及虚实表现与治疗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