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黄帝内经 >

黄帝内经中认为狂病的病因病机及虚实表现与治疗原则

发布时间:2013-06-24 11:01:02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中认为狂病的病因病机及虚实表现与治疗原则

【原文】

狂始生,先自悲也,喜忘苦怒,善恐者得之忧饥,治之取手太阴阳明,血变而止,及取足太阴阳明。狂始发,少卧不饥,自高贤也,自辩智也,自尊贵也,善骂詈(1),日夜不休,治之取手阳明太阳太阴舌下少阴,视之盛者,皆取之,不盛,释之也。狂言,惊,善笑,好歌乐,妄行不休者,得之大恐,治之取手阳明太阳太阴。狂,目妄见,耳妄闻,善呼者,少气之所生也,治之取手太阳太阴阳明足太阴头两咸页。狂者多食,善见鬼神,善笑而不发于外者,得之有所大喜,治之取足太阴太阳阳明,后取手太阴太阳阳明。狂而新发,未应(2)如此者,先取曲泉左右动脉,及盛者见血,有顷已(3),不已,以法取之,灸骨骶二十壮。

【注释】

(1)骂詈:责骂。

(2)应:对应。

(3)有顷已:有顷,不久,较短时间。已,发作停止。即在较短时间内停止发作。

【白话详解】

狂病开始发生时,患者常先有悲哀的情绪,健忘,容易发怒,时常恐惧,多由过度忧愁和饥饿所致,治疗时可先取用手太阴经、手阳明经的穴位,针刺放血,待面部血色变为正常时为止,也可取足太阴、足阳明经穴针刺,随症配合治疗。狂病开始发作时,患者常不想睡眠,不知饥饿,并且会出现自以为了不起、自以为最聪明、最高贵等理智失常的狂妄表现,还会经常骂人,日夜吵闹不休,治疗时可取手阳明、手太阳、手太阴和舌下廉泉穴针刺,如发现病情严重的,这些经穴可全部取用,病势并不严重的,可选择而用。狂病患者,言语狂妄,易惊,时时痴笑,好歌唱,乱跑不止,这是因受极度惊恐伤其神志所致。治疗时可刺手阳明、手太阳、手太阴等经,狂病患者,如有幻视、幻听、经常呼叫等症状,这是由于神气亏少所致,治疗时应取手太阳、手太阴、手阳明、足太阴经及头部、两腮的穴位针刺。狂病患者,食量大增,时常好像见到鬼神一般,经常冷笑而不出声,这是由于过度喜乐伤神所致,治疗时,应先刺足太阴、足太阳、足阳明经的穴位,再刺手太阴、手太阳、手阳明经的穴位。新发的狂病,未出现以上各种证候,先取足厥阴的曲泉穴左右并刺,诸经络脉有满胜现象的都可针刺放血,就会很快痊愈,如果仍然不能治愈的,可依照上述灸癫病的方法在骶骨长强穴施灸20壮。

【按语】

本节论述了狂病的病因病机及虚实表现与治疗原则。指出狂病的病因主要是忧、大恐、大喜等精神因素,其次为营养不良和各种原因所致的“少气”。其病机则为神气逆乱或神气虚,病涉五脏而有虚实两类证候。大喜伤心,神气涣散,心气有余则自高自贵,狂妄自大,心气不足则独自悲伤,暗笑而不发于外。忧思则气结,病及肝、脾、肺,致魂魄不藏,意不内守。肝气有余则苦怒,肝气不足则惊恐,邪在脾则不知饥饱,妄行不休,好歌乐,肺虚魄伤则有妄见、妄闻等幻觉,肾志伤而喜忘其前言。所述狂病的多种症状,都是精神病患者所常见的,而“得之忧饥”、“得之大恐”、“得之有所大喜”等皆为情志内伤,可见《内经》时代对狂病已有一定认识。因狂病属阳,治法大多用针刺放血的泻法,这与《素问病能论》“有病怒狂者,生于阳也”、“夺其食即已”有类似意义。后世医家,又据《难经》“重阳者狂,重阴者癫”之论开展治疗,常用之法有豁痰、开窍、攻下、泻火、重镇、理气、活血、补益等,显示了《内经》理论对后世临床应用的重要指导意义。

【应用举例】

曾某,女,21岁,1997年3月10日初诊,家属代述。1997年1月下旬因琐事与人争吵,随后昼夜不眠。2月28日出现精神症状,白昼四处乱跑,夜晚独自与窗外对骂,胡言乱语,不思饮食,不知饥饿。

3月初前往诊治,患者若无旁人,不理不睬,答非所问,问及大便,其父言已多日未解,查舌红苔黄腻,脉滑数。中医诊断:狂症,西医诊断:精神分裂症(偏执型),证属肝气郁结,气滞血瘀,通降失常,痰火上扰。治宜通下泻火,涤痰化瘀,大承气汤加味,3剂,1日1剂,水煎分两次服。药后大便6次,先硬后稀,量少,狂躁症大减,原方撤芒硝,减大黄至4g,继服6剂,病愈。(中国民康医学杂志,2003,7)

上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不同类型癫病发作时的临床表现以及虚实辨证与治疗

下一篇:黄帝内经中认为风逆,厥逆,气逆的证候表现及针刺治疗方法